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党团建设 > 学习“霍懋征”专栏

霍懋征:把爱献给教育事业 一生不离小学课堂

【字体: 】 【编辑日期:2010/3/3】 【作者/来源:管理员】 【阅读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霍懋征:把爱献给教育事业 一生不离小学课堂

 

 
     她是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,却在小学的讲台上一站就是60年。她曾先后提出设立教师节、制定义务教育法等若干重大建议。周恩来总理曾称她为“国宝老师”,温家宝总理曾夸奖她为“把爱献给教育的人”。她就是被列入中国现代百名教育家之一的霍懋征。
  2月11日,这位令人敬仰的著名教育家因病与世长辞,享年88岁。
  一生不离小学课堂 “因为我喜欢小孩子”
  霍懋征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,她的母亲是一位深受学生敬爱的中学老师。母亲与学生之间那种深厚的师生情谊,令霍懋征自幼就对将来成为一位好教师充满了向往。
  1943年,霍懋征从北京师范大学数理系毕业,作为多次获得奖学金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本来可以留校工作,但她选择了到师范大学第二附属小学(现北京第二实验小学)当一名小学老师。
  半个多世纪以来,她经历了共和国教育改革的全过程,在小学的校园里和课堂上为教育教学改革创造了新经验,作出了巨大贡献。1956年,她被评为我国首批特级教师,周总理握着她的手,称她为“国宝”。后来,教育部要调她去工作,她答应只能“借调”;人民教育出版社请她当编辑,她不去,只承担了教材的编审工作;全国妇联、北京妇联等单位都邀请她任职,但她最终都没有离开孩子和小学课堂。
  霍懋征一生扑在基础教育事业上,经历几番打击都未放弃。1962年6月,霍老师正在给学生上课时,二女儿病逝;1966年6月,她被打成“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”,不能回家,孩子们丢在家里无人照管,13岁的儿子被人扎死,15岁的小女儿吓傻了;在一年零九个月的“牛棚”生活后,她没有屈服,依然坚持着基础教育事业。
  霍懋征认为,小学教育是启蒙教育,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育;基础打好了,才能盖起高楼大厦。有人曾问起霍懋征做了一辈子小学老师,放弃了那么多“高升”的机会,后悔不后悔时,霍懋征坚定地说:“不后悔,因为我喜欢小孩子。”
  爱心加真心 “不让一个学生掉队”
  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。”这是霍懋征的座右铭。
  60年的小学教师生涯,写满了霍懋征的真情付出。既然为了爱孩子而选择,在从事教育事业的漫长过程中,霍老师用自己全部的爱去干,对教育、教学的艺术孜孜以求,将爱付诸实践。
 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是一所高干子女和普通市民的孩子兼收的学校。霍懋征一视同仁,而且把爱更多地倾注在那些基础较差的淘气的学生身上,以及那些贫困的需要更多帮助的学生身上。学生病了,她带着去看病求医,为学生买药、送饭;学生家庭有困难,她就自己掏钱为学生买午餐;学生踢足球,没有鞋穿,她在比赛前夕为同学送去短裤、球鞋;学生的父母因公调外地工作,她就把孩子接到自己家食宿……
  一个名叫小永的男孩,是全校有名的淘气鬼。只要他在班上,老师就无法上课;只要外宾来校参观,就得派专人看管,学校决定送他去工读学校。霍懋征对校长说:“把他交给我。孩子虽然学习不好,但他还要一辈子做人呢!”把小永领回班后,她仔细分析这个孩子的长处,帮助他树立自信心。在霍懋征的关心和感召下,小永课上不随便说话了,课下也不胡闹了。
  “文革”开始后,“红五类”出身的小永当上了红卫兵,而霍懋征却被打成了“反动学术权威”,被看押了起来。但几乎每次批斗会只要小永在场,他就会暗中保护他的霍老师。更令霍老师感动的是10年之后的唐山大地震时,震后的第二天上午,霍懋征正在屋里收拾东西,突然耳边传来小永的声音:“霍老师,我叫了两个朋友给您搭防震棚来了!”后来,霍懋征接到了小永的电话,多年没联系的他头句话便是“娘啊,娘啊,我可找到您了。您是我的亲娘,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
  这就是老师的爱播下的种子、开出的花啊!霍懋征常常说:“我们的教育不可能使每个学生都成为专家学者、部长司长,可我们应该把学生都培养成对社会有用的好工人、好农民、好公民。”
  爱心加真心,使霍懋征一直慈母般地呵护着每一个孩子的成长。60年中,她带的学生没有一个掉队。
  学习不该是苦恼事 “把课外时间还给孩子”
  多年前,霍懋征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16字的教育改革方针:“数量要多,速度要快,质量要高,负担要轻”。
  她不主张留课外作业,而是靠课上精讲多练,合理组织教学,向课堂要质量。语文教材上一个学期是24篇课文,她教学生95篇。自己选了很多课外材料。比如书上讲一篇寓言,她就另外准备几篇寓言,教一篇带多篇。讲一篇故事,她就选一组故事。
  许多人都记得霍懋征的一个口号:“把课外时间还给孩子”,这是她最大的教学特点。她从不占用学生的自习课时间,低年级不留作业,高年级作业一般也不超过半小时。别人用四五个课时教一课书,她用两三个课时完成,剩下的时间让学生大量阅读,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。
  对于现在许多地方加重学生负担的做法,霍懋征很不以为然。“我去外地考察时,一位家长说,孩子把逗号点错了,老师罚他写一千遍逗号。这位家长心疼孩子,说我帮你点得了。其实逗号是在句子当中使用的,单独把它拿出来,点一千遍又有什么用?这样加重学生负担毫无意义。”
  “她的班不留或少留作业,学生课外活动非常丰富,可以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。”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长李烈回忆说,从三年级开始霍老师带的班级就有了图书箱,老师学生都从家里带书来,互相借阅。班上成立了各种兴趣小组,如写作组、故事组、阅读组、板报组,象棋组、美工组、小足球队等,还有饲养组养小鸡、小兔,学生喜欢哪项活动就参加哪个组。
  “其实学习不是那么苦恼的事,把课外时间还给孩子,反过来学习质量倒高了。”这是霍懋征执教60年的经验。